爱吃糖的预言家

伞修同人虐文_(:3」∠❀)_[叶神生日贺文]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如你依然
         转眼已是三年未见了呢。不知你在那儿过得可好?
         我是苏沐秋。父亲在朝廷上为文官。世人皆知文官武将素来不和,但父亲与当朝的叶将军却互为知音。我们苏叶两家的府邸只相隔一条小小的街道,时常的往来使两家更加亲密。
         父亲希望我长大后能如他一般卫国,从小就开始督促我读书。记得那日,我拿着父亲给的新书在小院里的石桌上品读。石桌旁有株桃树。现在正值阳春三月,桃花开得分外妖娆。
         似乎是叶将军来了。我听到父亲的笑声比平日更明朗。但彼时我读得正津津有味,便没有在意。正想翻页时,却倏的落得满身桃花。
         这来得有些猝不及防,我一声惊叫将父亲引来了。叶将军当真来了,紧随父亲后。叶将军开口说到:
     “怪不得一来你苏叔家就找不到你,原来是跑这儿来了。还不赶快下来跟小苏公子道歉!”
        嗯?叶叔在和谁说话?我的心中有些困惑。我抬头一看,一袭黑衣撞入我的眼帘。桃树上坐着一个与我年龄相仿的孩子,正眯着眼睛冲我笑。手里还抓着一枝枝干,原来就是他抖落了桃花。
         少年闻言便从树上跳了下来,不满地撇了撇嘴。我突然想起他刚刚的微笑,嘴角一遍高一边低,竟有些坏坏的模样。此时叶叔又发话了:
     “修儿还不快和小苏公子道歉!你吓着人家了!”
     “无妨无妨。”父亲说到,“修儿如此顽皮,到有你父亲的风范。”叶叔闻言瞪了一眼父亲,便开始要与父亲理论。父亲笑着与叶叔打趣。就在这时,黑衣少年悄悄凑了过来,说:
     “我叫叶修,你叫什么?”我看着他那仿佛有灿烂星子的眼睛,一时间竟愣住了。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失仪时,匆忙答道:
     “苏沐秋,我叫苏沐秋。”
        叶修看到我这副模样,忍俊不禁笑了起来。还是那副坏坏的样子。而我居然也被他的笑声所感染,跟着他一起笑了。
         时间犹如白驹过隙,一恍十年过去,我和叶修两人已从黄发垂髫的孩童长成了鲜衣怒马的少年。我拿起了更多书籍,而叶修则拿起了剑。
        叶修一有空闲就往我家跑,所以几乎可以说我俩每日都在一起。我与叶修在小院中时,他练剑我看书。时间一长,我竟习惯了在看书时有凛凛的剑声。
         一日如往常一般,他在院里舞剑,我在石桌上看书。叶修累了过来找我坐下,我将早已凉好的清茶递给他。他接过,一饮而尽。开口道:
       “沐秋啊,成天看书有什么意思?还不如像我父亲那样上阵杀敌呢。”
       我笑着答道:
     “读书自有读书的用处。朝廷上可不只有武将呢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叶修头低了下去,我俩沉默着。良久,叶修说话了:
        “沐秋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怎么了?”
        “明天我就要随父亲出征了,以后的日子怕是难再相见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就去好好实现你卫国的抱负,我等你荣耀归来。”我虽然嘴上这样说着,但拿书的手不觉力道加了几分。
        可我没想到叶修这一去,竟成了诀别。
        第二日叶修随着叶叔出征, 而我依旧坐在自家小院看书。只是没了叶修的身影和剑声,我竟有些不适应。
         又过了几天,我收到了叶修写给我的信。字数不多,而且也不漂亮。信中叶修告诉了我他的行军生活,而且他希望能早日回来与我相见。虽然能收到他的信我很开心,但我并不打算给他回信。战争可是件大事,我不能让他分心。后来的日子里,每隔几天就会收到他的来信。
      叶修已经走了一月有余了。我最近听闻前线战事吃紧,不免为他担心起来。而且我已经十天没有收到他的来信了,我感到十分慌张。
       那天终于等到父亲退朝回家,他的表情很不自然,径直走向书房。我追着父亲来到书房,父亲竟关上了房门,我更加不安了。
         我轻轻推开门 ,看到父亲正背对着我。我停下了动作,开口说:
       “父亲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秋儿,战事赢了。”父亲顿了顿,“可他们,回不来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我能听出父亲强忍的颤音,可我却不愿相信自己听到的。力气在那一瞬间仿佛被全部抽走了,我神情恍惚,跌坐在门口。
       “不会的不会的!”我叫喊着,“一定是他们弄错了!父亲,一定是他们弄错了!”
         父亲无奈的叹息着,而此时眼泪已经湿润了我的面庞。
         如你依然啊,叶修。居然说走就走,真是你的风格。我想下次再见时,你一定还是着一袭黑衣,笑得有些坏的模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